周铮穿越成太子

第5108章 沧海仙宫(全书完)

29天前 作者:花幽山月

时空隧道内,沈浪双目快速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光芒中竟浮现出三大界域内无数繁杂的场景,且场景在不断地演变,似是界域在随着时间在演化更替。

吸收三大界域的造化之器后,沈浪真正成为了天道化身,能轻而易举的洞悉三界。

他的神念之力不仅能窥视到三大界域任何一处的地点,甚至能肆意穿越时空长河,窥探过往任何一个时间点。

如此一来,想要寻找到那团神帝之血的源头或许也并非难事。

抱着这个想法,沈浪跨越时空长河,一路追溯着那团帝血的源头。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沈浪窥探了所有的时间点,甚至来到了界主降临之前,居然也没能找到那帝血的源头。

“难道,那团神帝之血现世的时间点还在更前面?”

沈浪疑惑万分,索性一口气穿越至时空长河的尽头,来到了界域诞生之初。

此时的人域还是一片混沌,乾坤未定,浊气弥漫,日月无光。

而魔域和鬼域甚至还没有形成界面,从天外俯瞰而去,仅是两道巨大的混沌气旋而已。

沈浪从天外虚空徐徐降落,踏入浊气弥漫的人域大地之上。

“这就是混沌之初的人域?”沈浪环顾四周。

茫茫界域之中除了混沌初生时诞生的一些太古神木之外,毫无其他生灵的气息。

然而,就在沈浪踏入大地的一瞬间,突然感知到了某个强大气息的存在。

他即刻放出神念,窥视着这片尚未完全成形的天地。

很快,他找到了气息的源头!

身形几个闪动,沈浪跨越了大地的尽头,穿过浑浊的海域,来到了人域边缘之地的一处巨大的坑洞中。

坑洞内黑雾涌动,漆黑一片,散发着诡异无比的气息。

这气息似乎充斥着无边的愤怒,暴戾和憎恨,强大到难以形容的压迫感甚至让如今的沈浪都感受到了一丝莫名的惊悚!

“不错,就是这股气息!”

沈浪双目闪烁起精芒。

他从这黑雾之中感受到了类似于与劫天帝意志融合的那团神帝之血的邪气,其中蕴藏着难以形容的诡异力量,似乎能洞穿一切法则之力。

如今的沈浪,已经能靠自身凝聚的混沌法则之力抵抗这股力量。

冥冥之中,他似乎能感知到这坑洞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自己!

沈浪深吸一口气后,潜入了坑洞之中。

来到坑洞最深处,他终于看到了源头。

坑洞最深处的石堆之上,竟盘坐着一具尸骸!

尸骸的身躯残缺,一半呈骸骨状,另一半留有血肉,浓郁的邪气便是从尸骸身上散发出来的。

“不可能……”

沈浪凝视着尸骸那残破不堪的面孔,瞳孔骤然放大,巨大的情绪冲击让他下意识后退了几步。

他自问修行至今,历经过无数艰难险阻和匪夷所思之事,但眼前所见,着实颠覆了他的认知和思维。

面前这具尸骸的面容,竟和他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这不是幻术或者什么易容,眼前的尸骸真的和他一般无二,真的不能再真了。

甚至,沈浪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假的,而眼前盘坐的这具尸骸才是真正的本体!

什么真神之躯,什么天道化身,一切在这具尸骸面前都是蝼蚁。

下一刻,更加诡异一幕出现了。

“你来了……”

尸骸竟兀自睁开仅剩右眼,口中发出低沉之音,似乎对沈浪的到来丝毫不觉得奇怪。

“你到底是谁?”沈浪表情既惊恐又迷茫,近乎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是谁……这个问题恐怕连我自己也无法回答你。”

尸骸沉吟了许久,最终摇头苦笑道:“确切来说,我是被放逐至这处宇宙的一具尸骸。”

沈浪诧异道:“尸骸?可为何你……”

“为何我还能这样与你说话?那大概是因为,我并没有被真正灭杀,或者说,我原本就无法被真正灭杀。”尸骸沉声道。

“无法被灭杀?”沈浪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敢阁下究竟是何等境界?莫非真是那位传说中的神帝?”

尸骸略带迷茫的回应道:“神帝?或许是吧。我虽丧失了记忆,却能感知到我的魂念能与天地宇宙融为一体,能肆意掌控一方星域的天地法则,只要某片星域之中有过我的足迹,时空长河有我的存在,即便我肉身溃灭,也能在该星域的任何时间点复活。”

“这种‘天地同命’的神通,的确不是尔等这种境界的神能够掌握的。我生前修为大概高你一个……不,应该是高你两个境界!”

这话一出,沈浪大为震撼。

自吸收三大造化之器后,沈浪的修为已经大幅超越了劫天帝以及夜月这等真神界主之流,已经能完美的掌握各种法则之力,甚至能肆意穿梭时空。

虽然不知道真神之上是何等境界,但自己大抵也应该是超越了“普通”的真神,属于高阶真神。

而眼前的尸骸,居然说高自己两个境界!

这是何等的存在,沈浪不敢想象。

如尸骸方才所述的“天地同命”神通,居然能将自身的魂念与宇宙融合,达到直接与某个星域共存的逆天能力……这着实超出了沈浪的认知。

“既然前辈有着不死不灭的能力,为何竟是这般尸骸模样?”沈浪好奇问道。

尸骸回答道:“我的确不会死亡,但前提条件是在自己所属的星域内不会死。”

“而你我所在的这处宇宙,却是诸天之外的某个破碎宇宙。我生前并没有在此宇宙星域内留下过任何足迹和痕迹,加之又丧失了记忆,等同于失去了‘本源’,所以无法施展天地同命来重塑自身,因而只能维持着这副尸骸模样。”

“简单来说,我大抵应该是被仇家重创后,强行抹去记忆,放逐到这处破碎宇宙来的。而仇家的目的,或许就是想将我封印于此。”

“如你所见,我现在的状态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但也绝非活着的存在。”

听着这番言语,沈浪依旧觉得不可思议,但以对方那深不可测的可怕气息,似乎也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

沈浪心中实在好奇,索性继续发问:“不知前辈是从何时就出现在此地的?”

尸骸沉默了片刻,坦言道:“我也记不清有多少万年了,自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这里?前辈指的是此处人域吗?”沈浪追问道。

尸骸因忍受了无尽岁月孤独,倒是不讨厌与沈浪继续对话,解释道:“此处原本并非界域,只是这个破碎宇宙的边缘角落而已。”

“自我逐渐恢复意识却无法行动时,倍觉寂寥,便以这具尸体残存的数滴精血之力演化出了三个界域。”

“此处界域便是你口中的人域了,至于另外两个相邻的界域,尚未完全演化完全,不过也要不了就能成形了。”

“这……”沈浪倒吸一口凉气,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想不到人域,魔域,鬼域这三大界域,居然是眼前此人精血所演化而来的!

尸骸叹气道:“可惜,我这残存的魂念太弱,只在演化出三个界域后便无法掌控剩下的精血之力了,反倒让其生出了多余的意识,甚至还有了叛主之心。”

沈浪心神震动,那团神帝之血的主人果然就是这具尸骸。

难怪那团神帝之血诞生出自我意识后,蛊惑了彼时的盘古和魔域界主,或许就是想占据他们的身躯,以此来脱离原主人的掌控。

“好在,那些多余的精血如今已被你吸收干净,也算是如我所愿了。”尸骸朝沈浪笑了笑,笑容略显僵硬和诡异。

经历过最开始的强烈震撼后,此刻的沈浪心中反倒没有多少畏惧。

冥冥之中,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之能有如此天大的机缘走到现在这一步,与对方脱不了干系。

沈浪咬牙道:“晚辈斗胆发问,前辈为何与我容貌一模一样,晚辈可不相信前辈是故意变幻成这般样子的,这其中是否另有深意?”

“另外,前辈似乎早就料到晚辈会来此地,这一切是不是前辈早就布置好的局?而晚辈就是那个局中人?”

“前辈的神通既然能大到造出界域万物,晚辈的生死或许就在您一念之间,但无论结局如何,还请前辈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于我。”

尸骸笑道:“你小子大可不必试探,我本就不打算隐瞒此事。”

“方才与你说过,我只是一具死躯尸体,并无行动能力,之所以还能诞生出自主意识,因为魂体尚在,无法被彻底消灭。”

“除了受损的魂体之外,我具死躯还残存着生前留下的无边怨念,怒火和不甘,这些念头驱使着我想找回从前的记忆。”

“但凭我这具尸骸,是绝对不可能办到这件事。在历经无数岁月后,我想到了演化天地之法,所以才利用残存的精血演化了数个界域,造出了无数生灵。”

“我将自身一缕魂念融入天道法则,期盼着有朝一日自己所创立的界域之中能诞生出集天地气数于一身的天道之子。”

“唯有天道之子,其命数才有可能超出我的预测范围。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有希望达到我生前的修为境界。”

“而那个天道之子就是你了……你是我以残魂精血演化出的终极形态,也就是重生后的我!”

尸骸郑重其事地说道。

沈浪表情越发茫然。

如果真如对方所言,自己岂不是对方刻意造出来的生命?

这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不过转念想想,连三大界域都是对方创造出来的,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眼前这位“尸骸前辈”就是货真价实的创世之神了!

想到这里,沈浪好像又能坦然面对了,但心中还是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毕竟对方所说的这一切过于惊世骇俗。

见沈浪神色复杂,尸骸道:“你不必疑虑,也不必担心我会伤害你,我这具尸骸为了演化出你的存在几乎耗尽了一切,此后无法对你进行任何干预,你也不必担心我会占据你的身躯,夺走你的思维意识。”

“倘若真如此做了,我会因魂体反噬而丧失现在的神智意识,彻底沦为一具没有神智的枯骨尸骸。”

“换言之,你虽然脱胎于我,但却是独立的个体。”

沈浪稍稍松了一口气,抱拳道:“请恕晚辈斗胆再问,前辈耗费如此大的代价创造演化界域,培养天道之子,究竟有什么目的?”

尸骸直言道:“目的很简单,我就是想找回生前以前的记忆。但凭我这具死躯是无法办到的,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

“凭你现在的实力,当然还无法做到这一点,但你未来定大有可为,有朝一日修为或许真能突破到我生前的境界。”

沈浪有些为难道:“这……恐怕有些为难晚辈了,前辈生前是何等存在,晚辈都无法想象,更不用说要达到前辈生前的修为境界。”

尸骸淡笑道:“我可没让你现在就做到此事。在此星域中,哪怕再过数十数百个衍纪,我这具尸骸保留的神智和魂念都不会消失灭亡,我有漫长的时间能等你走到那一步。”

此话一出,沈浪长出一口气。

人域的一个衍纪都有几千万亿年了,数十个衍纪有多久,可想而知……

“我答应前辈,倘若晚辈真能达到那般境界,一定为前辈找回记忆。”沈浪郑重其事地说道。

尸骸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我的心愿也暂时了了一部分。”

“敢问前辈姓名?”沈浪问道。

“我没有名字,你若是不好称呼,就叫我无名吧。”尸骸道。

沈浪抱拳一拜:“晚辈能有今日的成就,全仗无名前辈所赐。晚辈愿意承诺,除了为前辈找回记忆之外,今后若有能力为前辈报仇,我也会竭力一试!”

无名表情微微有些动容,良久后才道:“可惜,我没有生前的丝毫记忆,并不能给你什么传承。修炼之道,还需要你自行参悟。”

“此处破碎宇宙当中,还有其他六个界域,你自可在合适的时间前去寻找机缘。其实,以你如今的实力,即便面对那神域主宰,也有一战之力。”

经过一番交流,沈浪得知了不少其他界域的信息。

简单来说,原本沈浪所在这个破碎宇宙只有六个界域,而人域,魔域,鬼域这三个界域是尸骸后来演化而成的。

其余六大界域以神域为尊,而神域中最强大的存在就是神域主宰。

根据无名所述,神域主宰早在人域刚形成前就探访过此地,被无名的一记魂念强行搜魂,昏迷了百万年之久后,奉无名为域主。

而造化玉碟,造化源珠,造化天书,就是神域主宰献给无名的三件护界宝物。

而神域主宰曾经送出的“神之蛋”,竟也是献给无名的“神仆”。

一直以来,无名将自己封印在三界形成前的时空,等待着天道之子的到来,除此之外并没有插手干预其他界域的事情。

神域主宰也禁止其他界域的生灵踏入三界。

沈浪心中再无忧虑,顺势询问无名如何令濒临破灭的三界重新恢复生机。

无名答道:“你想重塑三界,只需将自身魂念融入三界之中,并操控三件造化之宝使得原本的三个界域逐渐融合为一个大界域。之后,再从星域之中汲取能量,以自身神力温养融合后的界域即可。”

“照此法而行,不出万年,新生后的大界域便可重获生机,万物复苏。”

沈浪大喜过望,抱拳道:“多谢无名前辈指点。”

“前辈若觉得此间寂寥,不妨与晚辈一同返回晚辈所在的那个时空。”

无名摇头道:“我不过一具死躯,除了一丝找回记忆的执念外,无欲无求。”

“虽然说这处宇宙没有能威胁到我的存在,但保险起见,你走之后我会将此地和此处时空封印,今后除你之外,无人能探寻到我的存在。”

沈浪躬身一拜,道:“既然前辈心意如此,那晚辈也不强求。终有一日,我会再来寻找前辈的。”

“去吧。”无名没有多言。

临走前,他还送出了一缕魂念没入沈浪体内的造化玉碟之中,化身成同沈浪长得一模一样的器灵。

该器灵等同于沈浪的分身,完全听命于沈浪,今后也可以成为他的一大臂助。

若沈浪有朝一日离开三界,器灵可以替代他守护界域。

沈浪这才后知后觉,想不到这造化玉碟的器灵原来是这样形成的。

连连拜谢后,他便告别了无名,再次进入了时空漩涡之中。

返回原本时空。

神谕海。

沈浪将发生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劫天帝和夜月。

听着沈浪这番离奇到不可思议的遭遇,劫天帝和夜月均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两位前辈,其中细节待我之后再慢慢解释,晚辈现在就帮劫天前辈消除隐患。”

话落,沈浪唤出了造化玉碟器灵。

“域主有何吩咐?”器灵恭恭敬敬地问道。

“你既是无名前辈魂念所化,应该有办法化解劫天前辈身上残留的这缕邪念吧?”沈浪问道。

“敢不承命。”

器灵微微点头,随后便伸手打入一道魂力注入劫天帝残魂意志之中。

很快,劫天帝残魂中浮现出一丝丝的黑气,其精神意志中原本的暴戾,愤怒,憎恨等负面气息在快速消除。

不多时,劫天帝身上那股邪念尽数消除。

但邪念消除的同时,他残留的那股微弱魂力也大幅衰弱,似乎已经无法维持住形体了。

夜月神色焦急道:“劫天魂力太弱,恐怕要神形俱灭了,沈浪小子,你快想想办法留住他的元神!”

“夜月前辈放心!”

沈浪早有预料,当即祭出造化天书。

造化天书现形的一瞬,无尽的黑白光芒照耀天地万物,一股奇特的法则波动覆盖了这片天地。

沈浪心念一动,黑白书卷开始飞速翻动,迸射出深邃而诡异的黑白神光,没入劫天帝的残魂意志之中。

接下来,奇迹般的一幕出现了。

劫天帝那残破不堪的虚弱元神居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

顷刻之间,居然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状态。

紧接着,沈浪又催动起造化玉碟回溯时空。

一道刺目白光涌入了劫天帝元神,劫天帝元神体表快速附着起大片的血肉,居然重新凝聚出了如昔日般强大肉身。

夜月又惊又喜,想不到沈浪竟已强大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地步,居然能先后利用造化天书和造化玉蝶为劫天帝逆天改命,重塑神体。

“沈浪小子,不是亲身体会当真不敢相信你真能做到如此地步。不仅消除帝血隐患,还助我重获新生。”

劫天帝感受着重获新生后的身体,难掩惊喜之色。

“劫天前辈为我付出那般大的代价,晚辈无以为报,自当为您重塑神体。”沈浪郑重其事道。

劫天帝摇头道:“你小子已经是远超我等的存在,就不必如此客气了。虽说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我二人还是要好好谢你。”

说罢,劫天帝和夜月两人朝沈浪深施一礼。

“两位不必如此!”沈浪反倒有些不自在。

“沈浪小子,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你今后有何打算?”劫天帝笑问道。

沈浪沉吟道:“当务之急是先修复界域,令三界归一,万物复苏。”

劫天帝点头道:“沈浪小子,如今你已能掌控三界,这对你而言并非什么难事。待这之后,要不要随我一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沈浪问道:“外面的世界?劫天前辈指的是?”

劫天帝坦言道:“方才你所说那位创世前辈的经历让我深感触动,茫茫宇宙,我等所看到恐怕只是沧海一粟而已。”

“正如我经历的这一切,到头来才发现以前的自己仍旧是那么无知和渺小,所以生出了想去其他界域看看的念头。”

没等沈浪接话。

“劫天,你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命,现在又要去外面闯祸?不行,本神女可不答应!”夜月有些愠怒道。

劫天帝苦笑道:“夜月,我已经吃过一次大亏,以后无论行走在哪,都会谨小慎微的。”

“哼,你要出去我不拦你,但你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好好说过话,就不准备陪我一段时间吗?”夜月质问起了劫天帝,语气中夹杂着些许幽怨。

“我……”劫天帝一时无言。

“那就这么说定了,此后的百万年时间,你都得陪在我身边。”夜月嘴角往上一翘。

“沈浪小子,我二人有事就先走了,改天再聚!”

说完,夜月就拽起了劫天帝的手臂,双双消失在虚空,留下沈浪和苏若雪两人哭笑不得。

“雪儿,我们也回去吧,回家。”沈浪轻轻抱起了苏若雪,会心一笑。

“嗯,回家。”

苏若雪依偎在沈浪怀中,嘴角噙着一丝笑容,心里充斥着幸福和感动。

修炼至今,直到此时此刻,沈浪才感觉自己的心终于有了个归属,终于能踏实下来。

虽然和无名有过约定,但在这之前,沈浪还有漫长的时间。

这次,他有足够多的时间陪伴身边的人。

……

转眼间,数万年后。

沧海桑田,时景变迁。

曾几何时的人域,魔域,鬼域早已合并为一个界域,彼此相连,紧密互通。

新生的界域依旧叫真仙界,各地的景貌地形地势均保留了下来。

原本枯竭的土地灵脉已经完全恢复了生机,万物繁衍兴盛,天地元气比起灭世之战时期更是充盈了数十倍,且还有继续充盈壮大的趋势。

仙界各地冒出了大大小小的新生门派势力,各大仙域欣欣向荣。

其中首屈一指的便是天木仙域。

是日,梅山千丘峰飞仙台。

“嘭嘭嘭!”

十几道灵光闪动,出现在飞仙台之中。

灵光敛去,竟是十几名刚从下界飞升的修士。

“恭喜各位道友飞升至天木仙域!在下青石,乃是天木仙域梅山千丘峰一带的飞仙台接引人。”

飞仙台正前方,一名身着紫袍,头戴玉冠的俊秀青年对着众人笑着恭喜道。

“这里就是真仙界?哈哈,灵气密度果然不是上古灵界能比的!”

一名刚被雷劫劈的浑身焦黑的光头大汉兴兴冲冲的从飞仙台中跑了出来,兴奋大吼道。

飞仙台内的其他人也都面露大喜之色。

“在下还未登记道友姓名,还请道友不要随意跑动。”青石颇为客气的朝那光头大汉提醒道。

光头大汉摸了摸脑袋,嘿嘿笑道:“抱歉抱歉,是小僧唐突了!小僧法江,敢问这里是何地界?”

飞仙台内的其余众人也纷纷朝青石抱拳行礼。

青石耐心解释道:“这里是天木仙域梅山地界。诸位道友运气真的很好,我天木仙域是现如今仙界最为繁华的仙域,而梅山又是天木仙域最为鼎盛之地,仙界第一宗门‘沧海仙宫’就伫立于梅山之上。”

“我沧海仙宫之主更是仙界域主,乃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提及仙宫之主,青石满脸崇敬之色,语气都不觉提高了几分。

“其他话就不多说了,相信你们以后自会了解,现在还请诸位将自己的姓名刻录在此玉简之上吧。”青石没有过多言语,直接将一枚玉简扔了过去。

众人纷纷将自己的名字刻录进了玉简之中。

“法江,古三千,柳潇潇,白倾雨,沈沧海,沈天风,苏芷玉,张明尘,凤栾,红月,风袭,风火……这次飞升过来的人数倒是不少。”

青石喃喃自语。

……

沧海仙宫后山的一处山涧。

这处山涧内外种植着各色奇花异草,青松翠柏,四周的山崖峭壁藤萝密布,花果芬芳,风景独好。

正中央坐落着一间精致的竹屋。

竹屋旁边有一条小溪和凉亭,乐菲儿正在小溪旁的青石边抚琴弹奏。

小柔和魅儿正在凉亭内下棋,花紫灵忍不住在一旁指指点点。

竹屋内。

一名身穿白袍的冷峻青年,正手持一卷白玉竹书,朝身前一名约莫三四岁的小女孩说书讲道。

青年不是沈浪又是何人。

一名身穿红裙的绝美女子依偎在沈浪身侧,正是苏若雪。

小女孩虽然年幼,但能看出长得和沈浪苏若雪有七八分相似,扎着可爱的丸子头,两串弯弯的眉毛,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眨个不停,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转而又抓起一旁玩偶,自顾自的玩了起来。

“你这丫头……”

沈浪刚想训斥几句。

小女孩就扑倒在苏若需怀里撒着娇,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苏若雪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朝沈浪道:“安儿还小,你别总是那么严厉。”

沈浪无奈道:“我可不敢。只是这小丫头太调皮了,我担心她以后容易被人欺负。”

“现在这仙界,还有谁敢欺负你的女儿?”苏若雪有些哭笑不得。

“嘿嘿,那倒也是。”沈浪笑了笑。

就在这时,沈浪似乎感知到了什么,突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苏若雪见他神色似是有些动容,不由得问道。

“没事,只是来了一些故人和好友。”沈浪笑道。

当年,他把上古灵界的那些亲朋好友都接到了仙界,但人界却有一些故人寿终正寝。

为了弥补遗憾,沈浪偶尔穿梭时空,给他们送去了一些造化。

苏若雪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笑道:“走吧,我们一起去见一见他们。”

沈浪挽起苏若雪的手,走出了竹屋。

明媚的阳光洒在了两人身上。

今天的阳光似乎比以往更加温暖。

(全书完)

关闭